张明德:深耕乡村教育,甘为人梯的“德哥”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黄爱民]

  翘首举目,玉镶银裹,群峦白透。朔气乍起,寒英狂舞,浑沌漫乾坤。思飘万里,神游古今,难遣五内孤愁。想当年,疏竹虚窗,弄墨快意何!

  阴差阳错,杏坛振臂,赢得烂额焦颅。暑往寒来,廿七春秋,艰辛不归路。英雄气短,术竭技穷,空志凌云罪恕。雪更紧,凄风尚浇千愁万苦!

——永遇乐·雪地咏怀

(作者/张明德 沅陵县渭溪九校校长)

  华声在线5月18日讯(通讯员 瞿宏红 谢晓波)有人说世界上只有三个半好人,其中老师就占了一个完整的位置。

  他在三尺讲台走过了27个风雨春秋,如老黄牛般耕耘教育事业。他爱生为校,默默奉献,以身立教,如烛如蚕。在治校育人中以维稳亲为的管理理念,勤勉踏实的育人态度,博学儒雅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就是怀化市沅陵县渭溪九校校长——张明德。

图片3.png

  身正垂范,学高为师

  张明德,90年代湖南省所招收的免费中等师范学生,1992年9月至1995年6月就读于湖南芷江师范学校教育141班。在校期间目标明确,学习刻苦,专业基本功扎实,并担任校学生会干部,热心服务同学,是当年学校公认的优秀毕业生。

  一毕业,他立即投身教育一线,回到母校渭溪九校,成为学生们眼中的“张老师”。因为乡村师资短缺,他又直接调任初中教学,任教七年级(1)班数学并担任班主任工作。

  三尺讲台当“孩子王”。为了上好课,让自己成为学生喜欢的老师,张明德课前认真备教材、备学生,从乡村教育实际出发,探索属于孩子们的课堂。于是,将课堂“交给”孩子,聊孩子们感兴趣的话题,让学生真正做课堂主体,成了他延续至今的教学追求。

  张明德的每堂课,总是欢声笑语一片,孩子们在玩中学,在学中成长,师生一起进步。在班级管理上,他大胆玩“花样”,让学生写人生理想、为过生日的学生庆生、带领学生远足等,从孩子的童心世界出发,领着孩子们做着各种有意思的事。他的第一届毕业学生现在仍清楚地记得学校附近有一块茶山;晚饭后,张明德老师常组织他们在茶山上游玩,背书比赛、讲故事比赛、唱歌比赛等活动也时常在那里开展。在张明德劳逸结合的教育方式下,同学们既巩固了知识,又放松了心情。“能做张老师的学生是最幸福的事!”学生们说。

  为了不耽误学生发展,不辜负学校厚望,当一名合格的初中教师,张明德悄悄报考了湖南师范大学的汉语言自考班。白天是老师,晚上当学生,苦练内功,通过四年的努力,他成功拿到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专文凭。面对孩子们一双双求知如渴的眼睛,他再次挤榨自己为数不多的空闲时间继续提升自己,又报名了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班学习。闭门勤学,啃书本,频刷题,一科一科过关,不久后就摘得了湖南师范大学自考本科文凭。他的毕业论文《鲁迅小说对旧中国国民性的批判》也被评为“优秀论文”。

  张明德立德垂范,且教且学,不断丰实自身文化功底,当好学生智慧的启迪者与人生的引路人。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德哥”。

  默默耕耘,无悔为教

  渭溪九校是一所典型的偏远农村学校,学生更迭无数届,教师或改行或调进城里,但张明德校长一直坚守心中的明灯,以工作繁重为趣,以工作充实为乐,立志振兴家乡教育。

  90年代,乡村教师任教科目极少固定,哪里缺哪里补。他从最初的数学科目,过渡到语文;后来,因课程改革需要,又被学校聘为历史学科带头人,任教历史;数年后,道德与法治又找上了他……又一年,学生人数急增,教师数不足,他又率先跳出来教起了主科。或语文、历史并上;或数学、政治齐挑。因为什么都接触了一点,他还曾开玩笑调侃自己是“万精油”。

  张明德执教的第二年就被学校委以重任——团支部书记。在保质保量完成教学工作的同时,他积极投身学校管理,负责团委、校园文化等工作。此后,工会主席、教导主任、副校长也一直“黏”着他。无论身份如何变化,他总是以自己的行动折服着大家的心。生活中的事,张明德能帮尽帮,能出点子则出点子;学校上的事,“二当家”尽职尽责,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也尽力耐心解释。因此他成了校园里的一大忙人。

  学生们感慨:张老师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都像对待他女儿一样关心着我们。他教学不仅有方法,还有温度,他是我们的偶像!

  社会上议论:德哥校长,人如其名,是教坛“老黄牛”。孩子交给他教育,我们放心。

  家人们笑谈:德德,一根筋,一心为教,结婚前一天都还在讲台上面对着学生滔滔不绝,挥动着粉笔在黑板上圈点。第三天,风风火火回校,与其他老师一起奔赴教育教学第一线,媳妇儿现在都还生他的气。

  老领导夸赞:德哥,24年副职工作从没让人劳心过,也从没向组织提过有违原则的私事,班主任工作直到他当选为校长才卸任!一生为校,堪称渭溪教育界的“一面旗”。

  在明明德,鞠躬尽瘁

  2018年9月,张明德当选为校长,全面主持渭溪九校工作。教师例会上,他说:“我是大家推选上,是全票通过的,当好表率、办好渭溪教育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理所当然之事。往后我将接受大家的监督,事事必将率先垂范,事事必将亲历亲为。往后时间,鞠躬尽瘁,将是我的教育定位,自身过得硬将是我的政治站位。”

  一次班主任培训会上,他说:“我当了23年班主任,与班级收费打了23年交道,从没挪用或支取一分钱,都是如数交学校,更没向学校欠帐,希望年轻老师们耐住寂寞,守住底线,担当作为。”

  晨曦,张明德手持小喇叭,喊着广播:起床啦!锻炼啦!早读啦!……一声声急切地呼喊成了师生们进军书海的号角。

  艳阳,张明德布部署、监督、指导……引领师生开辟人生新篇章。

  星垂,张明德夜练、值班、巡查……再次照亮校园最后一道光。

  2021年2月,开学季。师生返校,“德哥”校长手拄双拐,右脚单踏地,左脚弯曲吊腿,穿梭校园呕心沥血工作的身影让人动容、难忘。

  “德哥受伤了?”那时正是期末,“德哥”安排外校监考教师校外住宿返校时,因天黑路滑摔入路坎,致左脚粉碎性断裂骨折。“德哥”校长本可请假疗养,可想到学校的发展,学生们的未来,在开学前一天,说服家人开车将自己送至学校。他强忍脚疾,不计形象,一心赴教。

  伤筋动骨一百天!亲朋们也劝告:身体是革命本钱,工作能放就放。可张明德说:“我就这倔性,上到班心里踏实些,无需多言。”最终,在家人的理解下,在师生的配合下,张明德主持的学校工作稳中有序展开。

  本期又是毕业季,张明德担任九年级(1)班历史老师,为不耽误孩子们前程,不临阵换将,他坚持上课,还特别嘱咐教导处无需为其减、调课。九年级教室在三楼,离办公室数十米,只见每日“德哥”之课,左右手拄着拐杖,单脚蹦跳出办公室,单脚蹦跳过操场,又单脚蹦跳上三楼,拄双拐棍施教。教室里他时而蹲守、时而板书、时而指点;操场上或巡逻、或集会训话、或主持活动……这一幕幕,深刻地烙印在了师生们的心里。此后四个月,“双拐德哥”“双拐校长”成了他的标签,也成了大家对他表示敬意的赞美。

  在张明德的亲为领导下,渭溪九校上下一心,协同发展,2021年度春季学期工作完美收官。李翩翩同学考上定向委培师范生;瞿清源、李沅杰两位考上了沅陵一中;多位同学考取沅陵二中。其任教历史科目期末评比获县级“二等奖”,学校其他工作也稳步上升。

  如今,留下脚疾之身的“德哥”校长依然像过往一样,以学校工作为中心,事事躬亲着,竭诚奉献着。“人不怕在黑暗里行走,只怕心中没有阳光”“依法治校,以德立校,以公信人,以诚化人”其办公室张贴的校长寄语领导着渭溪九校向未来。

  试问教育之路在何处?自在“德哥”脚下耕耘忙。

编辑推荐
返回首页 电脑版 | 触屏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