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华声教育>专题>正文

转变观念,逐步构建有实效的德育

2020-09-28 10:0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候建波] [编辑:张洋]

  文/候建波

       引言:

  北京市某教师孙某某,教学水平精湛,培养出的北大、清华名校学生不计其数。但是不少的学生认为离孙老师越远,越能发现他的不足,越认为他是一位不合格的教师。其中一位北大学生给其写信说道:“我十分感谢孙老师,给我扎实的知识考取了北京大学;同时我又十分憎恨孙老师,作为他的学生在大学校园无所适从,没有一个朋友,缺乏与周围人交流的勇气和能力,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2001年秋天,在大西北一个劳改农场里,一位名“黑炭”的抢劫犯正在服刑,一年后将刑满释放。突然有一天,这名“黑炭”捡到人民币1000元,交给警察,而警察用轻蔑的眼光注视着他,大声呵斥道:“你们这些人就只会拿这些换取提前出狱的资本,我们不吃你们这一套”,说完后,扬长而去。留下“黑炭”孤苦伶仃的站在大西北冰冷的劳改农场里,“黑炭”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他想:人世间再也没有人相信他了,再也没有真情了……最终他选择了当晚越狱。越狱成功后,他重操旧业,疯狂抢夺,当抢到足够多的钱后,准备逃往边境。在逃往边境的火车上,他站在两节车厢的厕所旁,当时厕所没有栓子,这时一位十分文静的女孩走过来,腼腆对其微笑地说到“你能为我看门吗?”“黑炭”本能地友好地点了点头。当时,他想了很多,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相信我……火车进入下一站,“黑炭”自首了。

  由上面两个例子看出,德育工作对人一生至关重要,产生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作为我们德育工作者值得十分必要研究和探讨,更是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任务中不可缺少和替代的。

  北京市优秀班主任任小艾曾说过,德育问题不应该是一个技术问题和操作层面的问题,而是一个灵魂的问题。那么,怎样把这一个“灵魂的问题”解答呢?怎样把这一个“灵魂”激活呢?下面我从三个方面浅谈几点“怎样构建有实效的德育”的拙见。

  德育工作的总体印象:重要但不落实

  一、德育工作难度大、干扰多、学生心灵复杂

  我们的德育工作者正处在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轨阶段,教学任务重、时间紧、更新快,升学率又不断困惑着我们。一个星期五天的学校教育和两天的家庭、社会教育相比起来,显得苍白无力。“5”效率极低,出现了“5”抵不过“2”和“5+2=0”的现象。而我们又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担负起“警察加保姆”的形象。从这点可以看出,转变观念,构建有实效的德育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有现实意义的。在这里,我想用师大附中一位班主任的话共勉:一件简单的事,反复地去做,你会变成行家。一件复杂的事,快乐地做,你就会变成赢家。

  二、德育工作评价机制软弱

  当前对于教育工作有两种提法,第一种是认为是显性的、是看得出成绩的、是能影响学生能不能升学的。而德育是隐形的、是看不出的、形式化的、标签化的、被动化的。关键的时候是德育给智育让步,第二种提法是认为智育是实的、体育是硬的、德育是虚的。德育真正的处境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这两种提法直接导致现阶段的德育评价机制仓促上阵,不健全、不完善、更谈不上最后的落实,最终当然是教育失败的结局。

  三、德育工作任务:重、高

  当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切合实际提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且召开专题会议,进一步阐述了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意义和具体实施细则。会上胡锦涛总书记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四个必然”、“两个希望”和“两个工程”。当前,我国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3.67亿人,加强和改进其思想道德建设是推动党和国家不断发展的必然要求,是提高全民族素质,促进人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坚持立党为公,执法为民的必然要求,是增强我国发展和竞争的必然要求。这3.67亿未成年人是党和国家的希望,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我们当前所做的工作是开创“两个工程”,是开创国家和民族的战略工程,是开创三亿个家庭希望的民心工程。会议之后,教育部、省、市、县相继召开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会议。这样,全党重视、全民动员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外在环境和氛围逐渐形成。这就使得我们德育工作者面临重要转轨,同时任务也就十分重要。

  进一步构建实效德育的途径:

  轰轰烈烈的活动在开展,是否有效果?是否起作用?是否落到实处?这些在不断的拷问我们德育工作者。动员会、报告会、签名活动,是不是自学行为?是不是有真正意义?是不是遵循教育规律?这些又使我们德育工作者回眸和反思。当前,德育工作正面临“两个转变”,一是由约束性德育教育转变为发展型德育教育;二是由知识性教育转变为伦理性德育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德育工作者不断更新思想,逐步提高德育教育的水平。我们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抓主渠道:

  课堂是教育的主阵地,同时也是培养学生、发展学生、提高学生的主要渠道,所以我们应该加强课堂教学中的德育渗透。数学课中培养学生诚信的品格,物理课中悟出实事求是的道理,体育课中锻炼克服困难的优良品质……总之,学科教学与德育要相结合,不能分离,当然也不能僵硬,简单的填补就是形式主义和教条主义。主渠道中还应加强德育工作会的质量与人员的参与,班主任、年级组、教研组、辅导老师(生活、心理)等学生管理人员都应及时参加。

  二、抓活动:

  举行活动培养学生各方面的能力,要以活动为契机,展开讨论,做好活动的“再述”活动,在活动中开展活动。如“3.5”学雷锋交接仪式,开展“诚信大课堂”教育,使得“四需”学生(学习需指导,生活需帮助,心理需梳理,问题需解决)转变为新时期“三好”学生,(好孩子,好学生,好公民)争取“只只蚂蚁捉上树”。

  三、抓环境:

  世界多极化、全球化、多元化,当然环境更是多元化、复杂化。学校、家庭、社会在教育人活动中应是三位一体的,指导思想应该是一致的,尤其要抓住家长这重要“角色”。《教育学》上分析家长应是教育的同盟者,是教育的一支重要队伍,而不是被动接受信息的容器。家长在教育人的方面不是无所作为的旁观者,也不是包打天下的救世主,而是孩子成长的陪伴者,引路人。北京市少年法庭的一部法官电影《法官妈妈》原型尚秀云曾说过:“没有不良的少年,只有不幸的少年。”当然也可以在校园里营造良好的、积极的氛围,让大家对自己的学校充满着一种感激之情,一种眷恋之情,让校园真正成为了大家的精神家园。

  四、抓队伍:

  德育工作者是开展德育工作的重要力量,是保证德育工作圆满完成一支重要队伍,加强其引导和培训,明确各项工作职责和当前任务,让教师明白,不当班主任,就没有尝试当“老师”的滋味,同时要求学校职能的转轨,让每一个学生都成为成功者,让每一个学生都获得成功。正确的路线确定以后,其决定因素是干部,干部就是队伍,队伍就是保障,全体德育工作者应把“职业”当作“事业”,以事业为己任,以奋斗为乐趣,以成功为目标。

  五、抓保障:

  保障主要是包括队伍的健全,制度的完善,活动的正常运转,经费的具体落实。

  德育工作的基本策略:

  教育必须面向全体、有教无类、而教又无定法,这就要求我们“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也是我们平时要求的实事求是。

  一、有方有圆

  陶行知曾说过:“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中有牛顿,你的讥讽中有爱迪生”。对于教育方法,我们不能一成不变,我们不能一味强调 “严师出高徒”,更不能认为惩罚和训斥是最高教育方式,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绝不要出手。

  二、有横有纵

  评价学生一般采取横向比较,优秀、中等、及格,分为几类,各是多少。这样,处于落后的学生很难有机会得到表扬,甚至可以说终身没有机会。比如,在美术课上,当老师发现一位学生画得很好时,拿起他的作品是对着全班同学说“这位同学画得真好,比原来画得更加出色了。”还是说“大家来看,这位同学今天画得最好!”两句表扬的话都激励了该同学,但我们认为,前一种表扬注重的是纵向的评价,而后一种表扬,注重的是横向的比较,在激励了一个人的同时,也让很多同学体验到了失败的感觉。所以我们要注重纵向的激励,淡化横向的比较。

  三、有管有放

  在活动开展和德育实施过程中,“不能全面包干”,凡是班干部做的班主任不做;凡是同学应该做的,就应该大胆让同学去做。“警察加保姆”的形象要彻底转变。放手的孩子才走得远,全面培养学生的能力。同时还有我们教育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无声教育、隐形教育、自我教育。也正如“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四、有冷有热

  “打铁”有冷加工和热处理之分,教育也不例外。如在“气头”上批评、处理学生,难免会有一场“暴风骤雨”,处理过程草率、武断。所以我们要冷静的思考,选择合适的时间、地点和适当的方式批评教育学生,这样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无声的处罚也不失为一种较好的批评方式。

  五、有严有爱

  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教育不能没有爱,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爱应是教育的底线,爱是一切教育的出发点,是心灵的感化剂。爱的方式可以是有形、有声的,如制定相关制度、规则、道德、说教等,他保证学生向积极方面发展;爱的方式也更是无形无言的,如学校,老师为学生的发展实实在在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创造了很多机会和条件等。

  六、有堵有疏

  对于学生中出现的比较棘手的问题,一味的强制,堵塞,并不见得是处理方法。如上网、学生用手机、谈恋爱,我们如果能正确的疏导,效果也许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德育工作是一门学问,班主任工作更是一门艺术.最后让我们用这两句话一起共勉:班主任工作是一门事业,这就需要我们去献身;班主任工作是一门科学,这就需要我们去求真;班主任工作是一门艺术,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去创新。教育不是工艺,而是哲学、是艺术、是诗篇,是思想与思想的碰撞,是生命与生命的对话,是心灵与心灵的交流。

  (作者系长沙市望城六中党总支书记、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