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华声教育>成果展示>正文

他们用阅读刷新了年龄——当代老年人阅读现状观察

2021-11-18 16:12   [来源:《老年人》杂志]   [作者:欧阳璐] [责编:黄爱民]

  文/欧阳璐

  77岁的宋家明今天不是第一名,所以他一脚踏进湖南图书馆老年图书借阅室,顾不上30度的天气从东塘走路40分钟过来的炎热,出示二维码、刷卡,径直走到常坐的位置,把褪色的军绿背包往桌上一放,水杯一摆——宣誓领土主权完毕,即去挑选书刊。当一本大字版的《明史》,一本《老年人保健养生》书籍,一本《老年人》杂志放在书桌上,水杯的水倒上,他就安心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1.png

老年人正在湖南图书馆老年图书借阅室阅读。

  当然,在书籍这个共同的朋友面前,除了图书馆,还有很多人在社区、在书房、在微信群,和书友、同老伴,亦或独自一人读得热火朝天,进入“此中有真意”的境界。

  所以人这一生,阅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不阅读的人和阅读的人有什么区别?年轻时可能还看不出,但是到了老年,这些人却用容貌、谈吐、学识以及不输年轻人的精气神做了最好的说明。

  阅读是退休以后的年龄红利

  2021年的一次爬岳麓山,71岁的龚维忠一举打败了三个三十几岁的年轻人。整个爬山下来,三个年轻人已经气喘吁吁,而龚维忠还是气定神闲,面不改色。这样的爬山,自退休以来,龚维忠已经坚持了十多年,而陪伴他的还有秘密武器——那个蓝牙音箱里面的上千本有声书。每天爬一趟山,听一本书已经成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阅读是退休以后的年龄红利”,对此龚维忠这样形容。

  白天爬岳麓山听书,晚上进书房看书,这种生活龚维忠对此极为珍惜、享受,从湖南师范大学退休后,他不觉得无聊,相反找到了和退休时光最好的相处方式——阅读。而这种难得的阅读享受,他也等了很多年。

  1973年,龚维忠考入湖南师范学院,高考成绩是数学96,语文71,于是理所当然分在数学系,但是这个数学好的大学生从小爱的就是文学。大学读数学系的他即便去中文系旁听。但是终究还有很多课要上,工作后的他即便很想多读书,但终究是职称要评、论文要写。而一到了退休之后,那些书籍报刊就像像岳麓山上那些极具生命力的花草树木一样吸引着他,给他芳香,给他氧气,他一头扎了进去。

  当然阅读也是效果的,他在退休后撰写的《现代期刊编辑学》已经成为北京大学推荐的全国高校教材,2021年已经出版第五版。但是他更加爱读的是年轻时候的那些文学书,因为了“千帆过后”的积累,很多书籍到了现在看又是另一番收获。比如《挪威的森林》年轻的时候看的是情节,但是现在感悟到的则是“人的死是人生的一部分”,这又与中国的佛学达到了某种禅意的连接。

  “这种红利也是有期限的,你要赶紧抓住它。”意识到这种红利之后,龚维忠似乎比工作更忙,现在他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文学、哲学、历史等各类书籍都在等待着他,“很多人说退休以后时间太多了,相反我觉得时间太少了。”

  对于龚维忠这种心得,很多老年人表示认同,从《和田日报》退休后在长沙老干部大学教写作,今年85岁唐异常就是其中一个,他太享受现在没有功利性的阅读。“我的阅读很广,文史哲,古今中外我都读,当然以文学为主,以前每年读1一2部长篇,没有工作压力后的阅读让我的晚年生活非常丰富多彩。”

  所以老年人到底爱不爱读书?通过采访会发现,不排除一些没有阅读习惯的老年人,但是与此同时,老年人拥有较多空闲时间、对文字阅读忠诚度较高、受新媒体冲击较少,他们更加能够静下心来阅读。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湖南图书馆能看到像学生时代上学一样占座阅读的老年人。

  只是,当今的老年人在静心阅读之时,一个更加潮流时尚的阅读时代也已经到来。

  在阅读中拥抱新媒体

  60岁的胡梦娇因为参加一个线上读书会打开了一片天空。

  “我喜欢跟着线上读书会的节奏进行阅读。”从湘潭市医疗保障局退休后,胡梦娇加入了很多线上读书会,里面会有很多人一起读一本书,分享读书的心得,“共读可以加深对书籍的了解,可以有个伴,还可以减少惰性。”

  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退休以后学写作。共读会上还会分享如何写作的书籍,胡梦娇通过阅读也在慢慢锻炼写作能力,现在她会学着去拆解杂志上一些文章的写法,并且向一些喜欢的刊物投稿:“在我们老年人都喜欢看的《老年人》杂志上多发表文章,也是我写作上的一个目标。”

  要输出首先就要有输入。而这些阅读,胡梦娇都是通过一个手机完成。关于读书,胡梦娇似乎比现代人还先进:“我喜欢使用读书App,如微信读书、樊登读书、十点读书、掌阅等,电脑和手机可以同步。报刊也是看电子刊。”而且,她连读书笔记都是在手机上做。

  至于为什么这样?胡梦娇一方面觉得便利,另外一方面则是觉得要紧跟时代,与时俱进。

  2021年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过18%,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深。这届老年人,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推上了数字时代。是躲避还是弄潮?当与热爱的事情相结合,对于新媒体的使用,这届老年人也比想象中更加厉害。

  如果说胡梦娇的阅读是全方位的变化,那么龚维忠的新媒体阅读则是守正中的创新。

  2000年,龚维忠的儿子给他买了一个kindle,因为这个电子读书器有墨水屏的模式,可以减少对视力的伤害。对于纸质书极度热爱的他为了更加方便地读书也接受了这种读书方式。现在每次爬山,他听书则是采用喜马拉雅APP或者kindle上面的听书功能,蓝牙音箱一连接,想要听的书就在山间流淌开来。

  “这真的是一个给老年人提供了巨大读书红利的时代。”再次提到读书红利,龚维忠这次用来形容新媒体阅读。他在70岁那年有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个人去云南呆了20天,路上就只带了一个手机和一个kindle,但是就这样轻轻松松带上了几千上万本书。

  尽管纸质报刊、书籍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选择,但是在采访中会发现,没有一个老年人不被卷入到新媒体阅读中来。无论是用微信读书等APP上看书,还是在喜马拉雅等AAP上听书,还是在各大微信群中共读,已经成为他们普遍接受的形式。当然老年人最喜欢的还是听书这个形式,认为“可以保护眼睛,随时随地听”。

  汪曾祺有话曰: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而爱着阅读的老年人,则通过对书籍报刊的钟情,自觉完成了新媒体技能的提升,数字化时代的转型。

  用阅读打败年龄

  90岁的羊文超很喜欢别人猜他的年龄,而事实上他的年龄看起来也真的比实际年龄起码要年轻20岁。对此,羊文超认为最大的功劳归功于阅读。

  每天6:00起床,和老伴一起做一个小时的按摩操,吃完早餐,时间指向8:30,羊文超就进入了一个最重要的阵地——书房,戴上250度的老花眼镜,开始了一天最重要的环节——读书。书房里,很多书已如老友,还有很多则是新朋友般等待惊喜,比如一直订阅的《老年人》杂志,新的一期带着墨香又来了。

  这是1931年出生,今年90岁的羊文超的生活。自娄底市国土管理局退休开始,这种规律的阅读已经坚持来几十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充实且愉悦”。

  “阅读解决了我人生的很多问题,通过阅读保健养生知识,我已经是半个医生。”羊文超阅读的内容主要有三大块:革命书籍、中国档案史、保健养生知识。其中保健养生知识的笔记他已经做了16本。中药功效、节气养生每一样都可以滔滔到来,并写了很多文章发表。而他也会按照保健养生书籍上面的内容进行养生,“大家每次见到我都会说我越来越年轻啦。”

  85岁的唐异常也把阅读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他的养生保健方式是听书养神,这或许和龚维忠在岳麓山爬山听书有相同的功效:“我年轻读气象学专业,最终却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并且当上《和田日报》副总编,功劳就在于阅读,现在年老了视力没那么好了。很多时候就采用听书的方式,一些喜欢的书籍配上背景音乐,入耳就是一种享受。”

  事实上,对于热爱阅读的人来说,没有人不享受到阅读的功效。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物理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这是英国著名唯物主义哲学家和科学家弗兰西斯·培根的一段名言,说明读书对人的性格塑造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国汉代文学家刘向认为:“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发展至今,阅读已经成为医学上的一种疗法——阅读疗法。阅读疗法是指利用文献素材,把阅读作为保健、养生以及辅助疾病治疗的手段。研究显示阅读疗法不仅在改善老人悲伤、孤独和内疚等负性情绪发挥重要作用,在加强其记忆能力以及缓解人际敏感、焦虑和抑郁症状等方面也可起到显著效果。

  “文化养老”在施行

  当老年人在阅读之时,社会各界也在努力。积极老龄化如何展开?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文化养老。目前文化养老已经在全世界流行开来。在中国,老干部大学、图书馆、社区等都在积极贡献力量。

  湖南省老干部大学创办于1988年,学校目前开设有185个班,80门专业课,每年接待学员8000人次,已经成为湖南省文化养老的主力军。为了给广大老干部、老同志学习、阅读以及开展各类读书活动、主题党日活动提供场地,学校特别设立阅文室、红色阅读吧等阅读场地,摆放有红色经典、保健养生等书籍以及《老年人》等各类期刊,其中阅文室还能看到独家的各类老干部文件政策,深受大家喜欢。“未来将进一步丰富书籍类型,培养大家终身学习的理念。”湖南省老干部大学校长郭文说道。

2.png

湖南省老干部大学红色阅读吧。

  “我们明显感觉到老年读者一年比一年多。”湖南图书馆专题借阅部主任王茜说道。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湖南图书馆也是在2013年就成立了老年图书借阅室,专门为老年读者服务。老年图书借阅室位于图书馆一楼,占地面积300多平方米,集借书、阅读、自习于一体,里面有红色经典、保健养生、美食烹饪等书籍报刊,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专门为老年人定制的各种大字版书籍和书法练习台,并且还专门成立了“嘉图借书”小程序,实现足不出户的借书。成立至今该借阅室已经有了一大批忠实读者,读书跟上班准时,“8:30上班,8:00就来了。下午也到我们下班才走。”王茜说道。

3.png

湖南图书馆的老年图书借阅室。

  岳麓区西湖街道石佳冲社区则因为一个老年人读书会成为一道“书香长沙”风景。今年81岁的湖南大学退休教授宋光辉在2008年和一众离退休教师、干部自发建起了读书会。读书会规格之高也让人惊叹:22位成员中,4位厅级退休干部,12位退休教授,其余均为处级干部和副教授,22位成员还像模像样地召开了成立大会、拟了《读书会章程》,甚至科学制定每年的读书计划。现今,13年过去,读书会的书籍已经从传统文化、国学、历史等“老”课题上发展到策划抗日战争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等关键节点的“新”专题;读书会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以湖南大学北校区(原湖南财经学院)为据点,湖大学生渐渐加入进来,周边社区居民也纷纷来听课,形成老同志与新青年的结合,成为老年人发挥阅读力量的写照。

  有话曰:“一个人的精神发展史,应该是他本人的阅读史;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从孔子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到当今“终身学习”理念的盛行,当老年人阅读起来,青年、小孩跟进来,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进入了最好的学习强国时代!


  来源:《老年人》杂志

会员单位
湖南师范大学 中南大学 湖南大学 湖南工业大学 湖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湖南师大附中 湖南师大二附中 长沙市北大新世纪恒定中学 长沙高新技术工程学校 湖南师大附属思沁中学
友情链接